车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家团圆他们等了26年热点玉林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3-04 12:49:59 阅读: 来源:车床厂家

▲亲人们簇拥着黄玉坤回家。

母亲深情相拥。

父子并肩回家。

黄玉坤夫妇与父母及兄弟姐妹合影

“比中了500万还高兴!”面对亲友们的道贺,正在忙碌地准备迎接儿子黄玉坤回家的黄宗付喜上眉梢:1989年,3岁的儿子被人拐走后,他从来没有如此高兴过。26年来,他和妻子从未放弃过找寻,甚至举债寻儿。子女成人后,他们接过父母的寻亲捧。所幸,所有的努力最终没被辜负,这一刻的团圆,他们一家等得太久了。

3岁被拐,29岁的他携妻回家

昨天上午9时许,坐在车后的黄菊兴奋地念叨着:“快到了,快到了。”一大早,每隔几分钟,她的手机便会响起,才半个小时,她便接了十几个电话。在家里等候的长辈们轮流给她打电话:你们回到哪里了?

为了赶在长辈定下的10时到达,他们一行人6月30日晚便从广州番禺出发,凌晨3时到玉林。休息几个小时后,他们早早起床,准备前往陆川县马坡镇马坡村。

正在开车的黄玉坤(在养父家改名叫李金和)打开车载音乐,一旁的妻子石艳丽体贴地问:“紧张吗?”黄玉坤没有回答,车子却在不停地提速,侄女黄菊赶紧提醒:开慢点,再慢点。

1989年农历八月初九,下午4时许,3岁的玉坤和哥哥一起到镇上找妈妈。恰逢圩日,街上人来人往。小玉坤接过一名妇女递来的苹果后便被抱走了,天真的哥哥以为那位阿姨晚点会帮他把弟弟送回来,便自顾自地回家了。

天色渐晚,弟弟还没回来,哥哥躲进柴房里哭。黄家人这才惊觉,小玉坤被人拐走了。

26年后,为了迎接玉坤回家,黄家父母格外重视,不仅挑选好吉日、吉时,在家连摆3天宴席,还在家门前摆起了龙门,老人说,走过龙门,以后都会顺顺利利的。

“我没想到自己有那么多亲人,我们一个大家族有上百人,为了我,很多人特地请假回来。”尽管早已加入家族Q群,对家里的情况有所了解,但路上黄玉坤心里还是有些忐忑。踏入家门,这种忐忑很快在亲人们的簇拥中消失,舞动的狮子、震耳的鼓声,慢慢地消解了黄玉坤的不适。

妈妈廖业英紧紧地抓着玉坤的手,生怕一松手,儿子又不见了。就像儿子小时候那样,妈妈牵着儿子的手,往老家走,边走边聊,“以前这条河还没这么多草,你经常在这里玩水……”

儿子的点点滴滴,廖业英都如数家珍。走进老家,玉坤的儿时记忆慢慢被唤醒。他指着楼道边上一个小洞说:“小时候,我最喜欢藏在这里了。”妈妈笑着告诉他:“你被拐走后,我在这里哭了很久。”

身世不明,他始终过得不开心

还在读小学时,黄玉坤逐渐得知了自己的身世。那时大姑妈曾吓唬他说,你别那么调皮,免得你爸妈不要你,因为你是捡来的。当时他心里很纳闷:我怎么不是爸妈亲生的?

听到六婶的那些话,才解开了他心里的疑惑:玉坤的养父母家有2个女儿,一直想要一个男孩。六婶在深圳一渔船上见到他,便花300元从一位老头手里将他“买下”。

在新家,黄玉坤感受不到温暖和关爱,寻亲的念头便一直深藏在心里,怕惹恼养父母,他一直不敢付诸行动,直到他能够独立,也多亏了妻子的支持。

因为深爱,所以懂得。石艳丽知道黄玉坤过得不开心:“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丢的。我想,只要努力去找,不管是被拐卖,还是被父母抛弃,总会有结果。我应该帮助他完成心愿。”

石艳丽不仅鼓励丈夫找自己的家人,还上网查找寻亲办法。发现“宝贝回家寻子网”后,她马上把链接发给丈夫。夫妻俩商量后,决定在该网站登记寻亲资料。

志愿者“云谷”迅速联系广东省公安厅打拐办,请求他们的援助。广州市番禺区刑警大队的警官牺牲周末休息时间,给李金和采集了DNA。一个月后,广东省公安厅打拐办传来好消息,李金和的DNA与广西一对夫妇的DNA成功比对上了。

为了团聚,他们努力了26年

5月20日,喜讯也传到了黄家。做水泥活的黄宗付一向节俭,这次,他一下子给自己买了三套衣服:要见到儿子了,着装要注意点,不能让儿子失望。等待儿子回家这段时间,他和妻子乐滋滋地翻新房子、购置家具,为儿子、儿媳准备房间。

质朴的黄宗付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悦。26年的坚持,是外人无法想象的心酸、痛苦、折磨。因为寻亲本身就是一条漫长而艰难的道路。

玉坤刚丢失那两三年,夫妻俩像疯了似的,什么都不管不顾,原本的生意丢下了,4个年幼的子女交由爷爷奶奶照顾,他们一门心思寻找儿子。电影《亲爱的》,几家丢了孩子的家长一起去外地见被抓的人贩子,一起坐车各省跑着到处寻找,只为了一点有关孩子的线索。这些事情,黄宗付都做过。

“廉江、潮州、柳州、容县……找过的地方太多了,一听说哪里有被拐卖的小男孩,我就去找,有时一年要去好几个地方。”黄宗付估计,这些年找儿子所花的钱超过了10万元,仅1989年,他就借了2万元。

家里养的猪、收藏的古玩……所有值钱的物件被一一变卖,换回一张张寻找儿子的车票。大姐黄晓梅说,每到学期期末,她都觉得特别丢脸,因为学校会贴出欠学费的学生名单,同学们就会知道,她家连50元的学费都交不起。

除了窘迫的家境,黄晓梅还担心父母的身体。30岁不到,爸妈的头发都愁白了。一次爸爸开大货车时,发现路边有个小男孩,就忘神地瞅着,导致翻车受伤。

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上了,还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六神无主的廖业英只好去求神拜佛。逢年过节,黄妈妈的祷告词由一开始的“保佑我早点找回儿子”,慢慢地变成了“希望玉坤还活着”、“保佑玉坤过得好”。她只求儿子活着就好,她相信,只要儿子还活着,她就能找回儿子。

黄家夫妇渐渐老去,长大的黄家兄妹接过了寻亲棒。“我们看新闻知道,一些被拐的小孩被当作赚钱工具,用来行乞,所以不管到哪里,只要看到乞丐,我们都会特别留意。”黄晓梅说,2006年,他们带父母到陆川县公安局采集DNA。2009年,大弟(黄玉坤的哥哥)发现“宝贝回家寻子网”后,也在网站上登记了寻亲信息。

一家人26年的坚持,终于换回了如今的大团圆。 (记者 庞献/文 蒋西河/图)

原标题:一家团圆他们等了26年 26年前,3岁男童黄玉坤被人拐走,昨天重新踏上回家路

河北西服

泰安制做西服

辽宁西装订制

枣庄西装制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