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专家在疯狂的投资领域牛顿都赔了二十年年薪

发布时间:2020-10-17 01:03:03 阅读: 来源:车床厂家

专家:在疯狂的投资领域 牛顿都赔了二十年年薪

金价暴跌 谁是下一个?  这段时间,华尔街大鳄和中国大妈们之间的黄金战争一直在持续,一边是不断唱空,一边是不断出手抄底。以大妈们为代表的很多老百姓手里有钱,而且又想变成更多的钱。买什么?最近,翡翠、黄花梨的价格在飞涨,买木头买石头一夜暴富的神话也总能常常听到。面对这样的投资品收藏品,老百姓该怎么出手?财富真的可以如此唾手可得?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王小丫和著名财经评论员马光远、张鸿共同评论。  玉石毛料,价格飙升,石头持续疯狂。黄金暴涨暴跌,大买家撒手,小买家买单,黄龙玉、黄花梨,是否也难逃类似的命运?  今年缅甸翡翠毛料公盘,共推出了一万多份的毛料,以欧元标出底价,所谓的缅甸翡翠公盘是一种独特的翡翠毛料的拍卖方式。公盘,一般历时十天左右。其中一块底标价为280万欧元的红黄皮玉石毛料,开标结果居然是11069999欧元,折合人民币近一亿元。  王朝阳(玉雕刻):我们就看不懂了,基本上是目瞪口呆,怎么会这么高?太疯狂了,这只是一个其中的一块,并且超出这样的材料的还有好多件。不是说这一件就是这次的标王,它并不是标王。  李经理(昆明螺蛳湾翡翠商户):涨了很多,就说你这个石头,可能你以前的眼光的话,假如你看到的是10万。可能今年起码都是在150以上,你起码要看到这种状态,你才有可能买到这个石头。  疯狂的不止是石头,海南的黄花梨被称为是木中的黄金。在这几年的暴涨行情中,不少海南当地的村民也上演了疯狂的财富神话。这位村民叫李发壮,他是一位身家过亿的富翁,创富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五、六年。当初三、五十块钱一斤,来的小料,现在已经涨到了三、五千元一斤。这一屋子的老料,就值上亿元。  记者:大概有多少斤?  李发壮(儋州师铁匠村村民):大概两吨多、三吨吧。  记者:那就上亿了?  李发壮:差不多了,都是以前搞的。现在的货很难收了,现在几乎都没那么多材料了。不卖,不卖了现在,现在材料值钱就不想卖了,慢慢搞出来就有点钱了。  并非所有的收藏品价格都是一路上扬,三年前黄龙玉从一文不值的石头入市不到十年,身价飙升上万倍。现在在云南龙陵县市场,目前多数中低端的黄龙玉成本价格都跌了20%到30%。  云南龙陵县黄龙玉经销商:(价格)回归的可能差不多去了一半。比如说像这个对不对,洋烟河的料,前两年也炒疯了对不对?比如说是一万,现在可能两、三千就能就能买到了。  近几个月的金价好像坐上了过山车,看得人们头晕目眩中。不少中国大妈买金的热情依旧高涨。在广州的一家百货商场里,饰金的柜台被围得水泄不通。  广州市民:(价格)跌了,跌了所以就买了。  戴崇业(广州东山百货经理):按昨天计算,总店一天只是首饰金卖了两公斤多。  在安徽合肥,和上半年的抢购潮相比,现在的市民购买黄金可谓日趋理性。  安徽合肥市民:大家不都是都在讲现在价格比较低嘛。  刘嫚彬(安徽合肥某品牌黄金专柜负责人):不像前一段时间第一次暴跌的时候,有需要没需要的基本上会过来抢一点回家的。  9到10月是金价的传统高位期,如果到时黄金价格依然无法重上1600美元/盎司,就可能预示着黄金的牛市即将结束,熊市可能到来。金价下滑的走势,可能会持续几年,投资者不应盲目出手。  张鸿:钱多就有很多人需要钱生钱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就是钱多,有很多人需要钱生钱,但是仅仅靠钱的话,大家也不一定都去集中去买翡翠、买普洱茶这些东西,你还要知道概念。一般来说,它要有合理的稀缺性概念。比如说普洱茶今年又涨了,为什么呢?说今年干旱,所以茶的量少了。为什么翡翠少了呢?说人家缅甸今年现在开始限采了,而且这个交易也不能随便交易了,一年原来原来那叫公盘的交易,现在一年可能只有一次,而且可能是最后一次。这个里边你再配合上有形的手,无形的手。  马光远:翡翠市场真的需要泼冷水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有很多人讲,缅甸那个地方并不大,就把所有的地下都挖空,也不够中国人投资。今年我去过瑞丽的毛市,去参加他们翡翠的节目。大家谈到翡翠的时候,你会发现所有的人手里好像都有翡翠,所有的人好像都在谈翡翠。其中一个云南省商务厅的副厅长说,如果十年前我辞官不做的话,我去做翡翠,我比现在牛很多,然后又谈到未来,缅甸政府要限采,而且地下又快挖空了,所以会有稀缺性,所以他认为未来还会翻很多倍。我们知道过去很多年已经翻了一千多倍了,他认为往后空间还很大。那么这个根本原因是什么?因为大家都看好、很稀缺,同时钱很多。  我们上半年,整个社会的融资9.11万亿,比去年增加了3.12万亿,整个社会的这种流动性很大。在这种情况下,我去瑞丽的毛市,有一个老板带着我们,那个老板非常不起眼,带着我们去看他的一个展厅,上到二楼告诉我,一个小观音就一个亿,一个小竹子五千万。我们最后就灰溜溜地下来了,下来以后就去参加泼水节了,被泼了一头冷水以后,我想这个市场真的需要泼冷水。翡翠价格的这种疯狂,你用任何的投资理念,包括我们现在讲的稀缺,事实都解释不了,但你会发现人类的投机历史上,一个东西越疯狂,最后跌得越惨、越重。  张鸿:在疯狂的投资领域 牛顿都赔上了二十年年薪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海南有很多地方,看上去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农民,可能他那一个小破房子不怎么样,堆了一屋的黄花梨可能就是上亿或者几亿,全是这种身家很高的一些人。它就导致了投资领域叫财富效应。当我今天在说这个故事的时候,可能很多人只看到这儿,就会说,啊?这么挣钱,然后可能就去投了。  现在咱得分清楚,有一些人就是喜欢玩收藏,或者把这个东西当作消费。我就认识一个比较著名的演员,他在最惨的时候,没戏接的时候,三分之一的工资用来买这些东西,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喜欢收藏。所以这部分人,我们今天放在一边。我们今天说的是指着它能投资,甚至是能投机,一夜暴富的理念,那你千万别做这种好梦,这个梦真是没有人能实现。可怕的就是,我们在旁边的时候,可能会说它是非理性的。但是我们一旦进入进去,就会觉得它是合理的。  因为即便是你说的那个银行的行长,他可能作为银行说你这个不值钱,按照我们的政策不能抵押,我们是理性的。但是可能私下里就会问,就会收藏一点儿了。给你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著名的物理学家牛顿先生,理性吧?1720年的时候,南海泡沫,著名的股票泡沫。牛顿同志是非常理性的,他就觉得这个事不靠谱,但是他觉得还可以,觉得自己不会接到最后一棒,然后就买,那个股票七个月涨了八倍,然后他买完以后,理性的人他还会卖掉。卖掉以后,他觉得怎么还在一直往上,又憋不住就进去了,结果套进去了。牛顿当时是英格兰货币造币厂的厂长,年薪很高的,他赔了自己二十年的年薪。所以牛顿也说了,我能测出天体运行的轨道,但我无法测出人类的疯狂。  马光远:这个市场应该回归它本身应该回归的位置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我们谈到黄花梨本身为什么那么值钱?除了它的稀缺性,因为木材长起来树龄会非常大,很多年以后才可以成才,成才起来不容易。但最关键的是什么?以前的黄花梨家具是有历史积淀的,有很多人文的价值在里面,但是现在最后纯粹变成卖原料的了。我记得以前去海南的时候,大家谈一个笑话,说一个农民养了很多年猪,猪肉价格总在掉,也没有发财致富。突然有一天一个人指着他的猪圈说,你那几个猪圈的围栏,我出两万块钱买走。这个农民一下子就觉得,为什么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东西,他要给两万块钱?我一定去问一下,然后他到市场上去转了一圈发现,他的围栏远远不止两万块钱。后来他又回到家里边一看,他的家里还有很多,全是黄花梨,一下子就成了亿万富翁了,不养猪了。我们很难解释,一夜之间这个东西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值钱,我觉得这都是人赋予的概念。你说它不值钱,它就不值钱。  我们想让这个市场本身回归它应该回归的位置,在全球的投资市场上,谈起文物,谈起玉、翡翠这些东西的时候,都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另类投资,也就是它不是一个大众化的投资,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玩。我们前面讲翡翠,翡翠价格那么高,一个小佛也就一个亿,那揣在兜里面就揣几个亿。但是你到那个瑞丽的毛市,到云南那些地方去,如果你跟他们聊,他们会告诉你一个非常朴素的真理。就是说我们这么多年里,我们这个市场为什么发展不起来?因为金融政策对我们不好。我说金融政策怎么对你们不好?他说,我们拿着一个亿的翡翠到银行里面去抵押,从银行里边抵押不出来十块钱,为什么?因为银行第一它不知道你的价格。第二,银行根本认为这个东西风险很大,所以这种情况,就是你认为它很值钱,你把它炒到天价,但是银行保持着理性。  再一个,我们看到过去在泡沫经济的年代,在任何一个国家,包括当年的日本,当年的字画,就是全球的油画、古玩市场,基本上是日本人炒起来的。但是到八十年代末的时候,泡沫经济快要完的时候,日本人总是在当年的拍卖市场上能拍出高价,但是最后没有交割。这个十多年以后,那个拍卖行告诉我们,日本人最后没有付钱,因为他没钱了。他把那个价钱炒得很高了以后,然后日本人去融资,也就是说你看我拍了这么贵的一个东西,下一次我还能抬得更高,银行、各个机构去融资。结果大家发现,你抬太高了,不融资了,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再比如黄金市场,当然黄金是全球都在玩,我们现在看到翡翠、黄花梨,主要是中国人自己玩,而且我们以前叫赌石头,就是切开这个石头看怎么样。现在中国还发明了赌木头,就是黄花梨本身。当它在成长的过程中,因为它里边怎么样的时候,很值钱,里面不怎么样的时候,不值钱,所以当它还在成长的时候,你就开始赌。这都反映了什么?反映了投资已经到一个非常狂热的程度,你就失去理性了。我认为,符合所有泡沫经济的特征就是群盲效应,一种集体的狂热以后,形成的一个集体货币的幻觉。就是你看到你的钱在涨,事实上东西还是那个东西。当有一天一切的泡沫清洗完以后,回归本真以后,你发现那个猪圈里的木头,它还是那个木头。  当我们所有的人都谈翡翠,谈黄花梨,谈黄龙玉,谈黄金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泡沫已经够大了,所以你一定要认为你是最后一个傻瓜。也许当我们谈的时候,下面很多看的人会说你们三个才是傻瓜,我们还要去投,这也是有可能的。  刘新惠:炒作得越狠 将来可能就跌得越狠  (艺术品市场评估专家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实际上真正的艺术品的市场是一个循序渐进的发展式的市场。它不能发展得太快,凡是发展过快的,一年涨几倍,一年涨十几倍,甚至更多的,它的风险是同比例的。从事例来说,这种惨痛的教训也不是没有,以前有一些海派的书画作品,以前可能一张炒到几十万、上百万,现在可能也就是几万元钱。也就是说这种炒作得越狠,将来可能就跌得越狠。而现在目前来说,中国艺术品市场上,一说就是什么这玉那玉,这木头那木头,如果我们认真分析艺术品市场的构成来说,这些都进不到艺术品市场的主流,它们都近乎与工艺品,炒作这些东西的风险性,我觉得不仅是巨大,而且是相当大。  张鸿:现在买黄金没抄到底 而是抄到腰上了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黄金看你怎么看,如果大妈正好有孩子要结婚,必须要买这个,当然你不算是亏。但是如果说,你就是准备抄底,准备靠这个致富,投资、投机成功,那显然你没抄底,抄到腰上了。现在我们谈的另类投资和这个比对,恰恰是很有意思的。就是黄金在这些投资品当中,很多的时候都是拿来做一个比价效应。就说木头好,值得投资,说这是木中黄金,石头好,值得投资,说这是石中黄金。茶叶好,说这是软黄金。但是现在你看见没?黄金也在暴跌,所以这些也在隐含着风险。这种比价效应现在出来了,你也要小心,这就是我们今天在提醒的,就说你博可以,但是不要做最后那个傻子。  马光远:看这二三十年的价格走势 黄金没跑过通胀 甚至都没跑过破铜烂铁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所有研究全球投资的权威专家,你在他的书里总会发现一个图,就是黄金的走势,美元的走势跟美国股市的走势。你会发现最下面那个线,然后所有人都会让你猜最下面的那个线是什么?然后他会告诉你,这是黄金的走势。其实黄金1980年是870美元,那么按照通胀率,现在黄金的价格应该在3000美金左右,我们现在看到的是1200多美金。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把所有的投资品,比如说贵金属,黄金、铜,甚至我们经常讲的破铜烂铁,你放在一块儿来看它二十、三十年的价格走势,黄金的走势也是最低的。所以黄金这么多年不仅仅没有跑赢通胀,而且连烂铁的价格,黄金也没跑过,破铜的价格也没跑过。  黄金作为一个好的投资品,很多人讲说长期怎么样,长期它反而是没有价值。黄金的价格,事实上你要说简单非常简单,美元强势的时候,黄金就会跌,美元弱的话,黄金就会强。但你要说复杂的话,就非常的复杂,为什么?因为它作为全球的一个小盘股,因为它那个盘子非常小,受很多因素影响,炒作等等因素的影响。现在大家看到的概念又是什么概念?叫中国概念、印度概念。因为中国人、印度人本身每一个人拥有的黄金量,跟全球的平均比还不到六分之一。所以有人想说还有很大的空间,但这个空间不等于说它的价格还会涨。

ib补习课

alevel考试

alevel数学补习

alevel一对一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