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高房价会否击碎都市梦

发布时间:2021-10-14 19:28:24 阅读: 来源:车床厂家

高房价会否击碎“都市梦”

高房价会否击碎“都市梦” 更新时间:2010-3-14 0:00:54   本报记者万晶董文胜  “现在100万元人民币,可以在东京郊区买一套三居室,周边设施非常好,离市中心开车不过二十分钟,而在北京郊区同样价格却绝对买不到这样的房子。”在“两会”上,中国证券报记者偶遇全国政协委员、天津侨联副主席潘庆林。无奈的他,已经在国内高房价的压力下考虑重返日本发展。  “蜗居”之痛照进两会  潘庆林是1985年自费到日本留学的。从1985年到1988年短短3年间,见证了东京中央区的地价暴涨3倍。1989年,日本地价总市值已相当于整个美国地价总额的4倍。到1990年,东京的地价就可以“买下”整个美国。  “我居住的东京世田谷区,500平方米的房子最高涨到15亿日元,现在降到只有2亿日元,降幅达到80%。”潘庆林的财富随着日本的房价暴涨和破灭,经历一轮惊险的“过山车”。  他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当年房价高涨带来财富的急骤增加,人们热衷于消费,以至于街头经常出现100多人在排队等出租车的现象。然而经济泡沫破灭后,20年间日本经济一直没有复苏,“现在几十辆出租车排队等客人到处可见。”  当年日本房价的高企迫使潘庆林选择了回国发展,而今国内房价的飙涨更是让他震惊,“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国民人均收入还不到日本的十分之一。日本人买房都是年轻人用自己的钱,而中国通常是两代人一起买房,甚至三代人共同买房。”  “如果再买房的话,似乎不如到日本买了,我考虑再返回日本发展。”潘庆林无奈地表示,他的“中国梦”正面临高房价的煎熬。  全国政协特邀海外列席代表、美国嘉辰集团总裁孙峰留学美国已有20年,在他眼里,国内的房价已有明显泡沫。孙峰指出,按照美国的房贷政策,购房贷款的金额不能超过年收入的4倍。如果有多套房子,只要贷款没有还清,就要全部纳入计算。  “1925年,美国人人谈论炒房,结果不到5年,出现大萧条;2008年之前的5年间,美国又是家家谈房子,争着买房子,结果爆发了次贷危机。”孙峰表示,现在对房价不踩刹车,将来付出的代价可能更大。  “大家熬个十来年去买房子我觉得还能接受,但一辈子都买不起房,我肯定不能接受。”全国人大代表、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在两会上炮轰高房价,按照娃哈哈的工资,普通员工根本买不起商品房。全国人大代表、格力电器副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也提出,为了留住员工,格力要拿出3亿元建造经济适用房。  “蚁族”青春无处安放  “什么地方是我们的天堂,什么地方是我们的梦想,什么地方是我们的希望,什么地方让我们疯狂……”3月的北京,唐家岭的一曲《蚁族之歌》唱哭了全国政协委员。  5平方米的小屋,三面灰墙,一张仅有1米宽、却必须挤下两个人的简易床,一张用砖头和一块破木板垒起来的临时桌子……就是“蚁族”李立国、白万龙在唐家岭的家。  “两会”前夕,当全国政协委员何永智、张礼慧、严琦看到“蚁族”这个无比简陋的家,忍不住潸然泪下。  “这里每月只有160元的房租。”今年已经是李立国到北京的第十个年头,他的生活就是靠每天在东直门唱歌获得微薄收入,只能负担得起这样的房租。  作为北京最著名的城中村,唐家岭聚集了超过5万名像李立国这样的外来人口,其中包括1.7万名大学毕业生。他们每天重复着极其单调和简陋的步调,北京的大都市生活似乎和他们绝缘。  像千万个“蚁族”兄弟一样,陈黎在北京市区内一家小IT公司从事销售工作。每天早上,天还蒙蒙亮时迅速起床,穿过几条狭窄的巷子,睡眼惺忪中到达唐家岭人潮涌动的公交车站。眼巴巴地张望着这里唯一一路通往城铁的公交车——447路,随时准备全力冲锋。  陈黎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他的月薪有4000元,一直在拼命攒钱买房子。北京四环路外的房价已高达两万元/平方米,不吃不喝,一年还买不起个厕所:“如果再熬两年还是凑不齐首付,真的考虑回老家了,至少老家有房子,可以舒舒服服地住着。”  女生王迎大学毕业后已经辗转了三个城市——广州、深圳和北京,从事文员工作,工资始终没有超过3000元,这样的收入水平使得她加入了唐家岭的“蚁族”大军。记者来到王迎月租550元的单间,家具简单,光线昏暗,冬天暖气明显不足。  未来的路该如何走,王迎十分迷茫,在北京房价飙涨中煎熬了三年,男朋友已经想要逃离北京,劝她一起回到东北老家。面对家人的催促,王迎也开始动摇。  “攒钱的速度永远赶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如电视剧《蜗居》的台词一样,千万中国人憧憬的“都市梦”正在高房价的灼伤下煎熬。  高房价能否“退烧”  “蜗居”之痛和“蚁族”悲伤的现实照进两会,今年的两会俨然成了“住房大会”,各行各业的代表纷纷加入对高房价的热议之中。于是出现奇观:医疗卫生界代表大声疾呼降低房价,文艺组代表支招保障房建设,企业家也开始替买不起房的员工摇旗呐喊,似乎只有暴利的地产界代表委员选择沉默。  在两会委员代表对高房价的集体“围剿”之下,各级政府开始表态。住建部部长姜伟新表示,今年房价必须保持稳定,“不行也得行”;20年内房价上涨压力仍然大,但中央政府控制房价的决心更大。  3月10日,国土部突然出台“19条措施”:70%供地用于保障性和中小套型住房,有条件的地方探索房地产用地出让预申请制度,实施住房用地开发利用申报制度,开展房地产用地突出问题专项检查……其目标直指囤地炒地。  各级地方政府也开始发出反馈的声音。北京市市长郭金龙称,北京将加大保障性住房建设。上海市市委书记俞正声表示,采取一揽子有针对性的综合措施,包括加大保障性住房的建设力度、增加土地供给量等。广东省省长黄华华表示严控广深房价过快增长,决心在两年内解决困难户住房问题。  业内人士在猜测,“两会”会不会成为房价走势的分水岭?“两会”之后,是否还会出台更严厉的楼市调控政策?“高房价”能否有所退烧?  北京大学房地产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冯科认为,“两会”后不大可能出台一些新的政策,一锤子把房地产打死是不明智的。  “在两会期间中央、地方政府的一片收紧声中,一线城市楼市成交量已经大幅回落。随着各项收紧政策力度的渗透,无疑对部分投资需求的入市起到阻碍作用。”上海中原地产研究咨询部高级经理马冀这样分析。  上海佑威房地产研究中心副主任陆骑麟则表示,当前市场重新陷入僵持、观望,多数开发商对楼盘或多或少都会进行“销控”,在楼市走向尚不明朗的情况下,开发商还不愿放弃与政府的博弈。 声明: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不代表自身观点与立场,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镇江男性医院

北京治疗性功能障碍疾病

北京皮肤病医院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