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神州泰岳患上飞信依赖症合作六年分成25亿

发布时间:2020-01-14 14:04:44 阅读: 来源:车床厂家

本报记者 徐婷 张晓斌 上海、北京报道

曾经的摇钱树,现在却成了怀里揣着的定时炸弹,对于神州泰岳(300002,股吧)()来说,正所谓成也飞信、败也飞信。作为目前飞信的独家运营商,神州泰岳明确表示将会参与全部四个项目的招标,而有消息表明,华为、中软国际等巨头也有意竞标。

“如果没有了飞信,神州泰岳怎么办?”上市3年半,这个问题一直如影随形地存在着,如今,真的到了要回答的时候了。

争抢6.38亿蛋糕

4月16日,神州泰岳发布公告称,中移动将把飞信业务分拆并启动重新招标,这意味着神州泰岳独家运营飞信很可能一去不复返。

根据中移动的招标公告,飞信业务将被拆分成四大部分:基础服务(3.11亿)、无线产品(1.24亿)、同窗项目(1.19亿)以及公共服务项目(0.84亿元),前两项属于基础应用,主要包括PC端的飞信平台和手机端的飞信应用,后两项则偏重增值服务,包括打造飞信SNS社区,以及将互联网上成熟的商业模式移植到飞信上,实现飞信的流量变现。

此番招标对于申请厂商准入门槛较高,包括提供3年以内的项目经验,在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业务平台、PC客户端(或WWW\WAP门户)、经营分析系统(或数据集市、或数据仓库)、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平台规划及建设和维护等项目实施上,至少涵盖其中2项。同时,广州移动还提出了项目团队人员配备承诺,4个子项目中,最高的需要每月平均投入不低于970人,最少也要270人,且如果厂商同时参与多个子项目,项目团队人员不可重复。

不过目前中移动和神州泰岳方面,对于招标本身均未做出评价。中移动综合部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招标主要是由广东移动方面负责,目前相关信息依据招标公告披露。据广东移动内部人士透露,除了神州泰岳,华为和中软等企业也已参加竞标。

此外,由于此次招标允许联合体竞标,有市场传闻称,已有意向企业私下与神州泰岳洽谈合作,不过神州泰岳董秘黄松浪在接受记者求证时表示,目前应该耐心等待招标结果,而不是猜测和听信传言。

对于中标结果,券商方面大都认为中移动为了保持飞信运营的稳定性,仍然会将基础应用部分继续交给神州泰岳打理,申银万国预计,神州泰岳会中标除公共服务项目之外的其他三个项目,合同金额合计5.5亿元,浙商证券也认为,神州泰岳至少能拿下前两个项目。

上述广东移动内部人士表示,考虑到目前飞信用户庞大的规模,需要稳定业务,而神州泰岳又有多年运营积累,如果全换新的,时间和资本投入都会很大,所以神州泰岳肯定会入选,但对飞信来说,引入竞争,激活创新活力,提高效率将是趋势。

6年分成25亿

因为有飞信,神州泰岳确实没少赚了中移动的钱。

根据神州泰岳的财报,2007年-2011年,其在飞信项目上从中移动获得的分成收入分别为0.87亿、2.78亿、4.4亿、4.9亿和6.1亿,总计约19亿,2012年上半年,飞信收入为3亿,预计全年在6亿左右(2012年报披露时间是4月26日),因此,6年时间,共计25亿元。

起初,神州泰岳是靠代理IT运维软件起家的,早在2002年就曾赴港上市,但登陆香港创业板的请求被驳回,2008年冲击国内A股又再次被否。A股创业板出台后,神州泰岳第三度叩响资本市场的大门,这一次,手里有了飞信的神州泰岳获得了中移动的巨大支持,不仅保荐机构由东方证券换成了中信证券(600030,股吧),飞信的运营合约也从1年前的“1年一签”改为了“一签3年”。

在中移动的保驾护航之下,神州泰岳成为首批登陆创业板的28家公司之一,后来创业板被投资者热炒,加上彼时飞信在市场上逐渐流行,神州泰岳股价扶摇直上,2010年3月,居然以168.8元的价格力压贵州茅台(600519,股吧),成为沪深两市第一高价股,随后还冲过200元大关,市值达到300亿,令所有投资者目瞪口呆。

然而,傍大款的发展路径终究是暗藏危机的。2011年开始,随着飞信运营由中移动旗下的卓望公司移交广东移动,与之相应,神州泰岳合同改为年签,且每次签约都“好事多磨”,每年10月底到期的合同,要到第二年4月才完成谈判签约。不仅如此,中移动还变更了飞信项目的结算方式,由原来的分成模式(按注册用户和活跃度考核)改为一次性支付劳务支撑费,合同封顶6亿。神州泰岳的高增长瞬间破灭,加上A股走弱、创业板泻火,到2012年下半年,其股价较高峰时狂跌八成,总市值仅剩不到70亿。

此次招标的来临,使神州泰岳最后一次独享合约的期限“缩水”至8个月,且6月30日就将到期,为此,神州泰岳又再度受到波及。重新招标公告的消息一出,神州泰岳股价旋即跌停,五个交易日股价缩水近两成。有意思的是,在一个星期前,神州泰岳还因为微信收费的传言而逆市连封两个涨停,股价如此过山车般的表现,把神州泰岳的“飞信依赖症”展现得淋漓尽致。

摆脱飞信“依赖症”?

尽管在微信崛起之后,飞信的前景被不断唱衰,但对于神州泰岳来说,这仍然是棵摇钱树。

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相比互联网基因的微信,脱胎于运营商的飞信也不能说全无优势,“微信是智能手机上的应用,对网络也有一定要求,飞信打通了和短信的对接,等于可以触及微信无法触及的市场。”在他看来,中移动用户6亿,如果其真的通过终端预装、流量优惠包等手段强力推广,仍然有可能迅速扩大用户。“这就要看中移动打算怎么做,决心有多大了。”

前述券商研究员表示,“反正结算方式也不是用户数和活跃度,只要拿到订单,这一年的营收就有了基本保证,所以在飞信招标上,神州泰岳自然还是得全力以赴。”问题是,在微信的猛烈攻势下,倘若中移动后续在飞信业务上战略有变,对于神州泰岳是否就意味着灭顶之灾呢?

“这是颗定时炸弹,从上市以来就一直存在,所以神州泰岳一直试图告诉资本市场,他们离了飞信也能活,只不过,市场并不买账。”该研究员表示。

神州泰岳说服投资者的方式便是财报上那一栏“飞信业务占比”,从2008年到2011年,这一数字也确实在逐年走低: 76.97%、63.31%、58.57%和45%,2012年的业绩预告中,神州泰岳表示飞信对利润的贡献已经降至40%。

神州泰岳摆脱“飞信依赖症”的办法主要是重拾其老本行:IT运维管理。从神州泰岳的财报看,IT运维的利润率相当不错,金融/能源/政府门类,毛利率达到59.4%,其他运维门类为23.5%,电信领域的数字最高,达到82.1%,甚至超过了飞信的毛利。

对此,张毅显得极为困惑,“IT运维管理说白了就是系统集成,已经是IT界的夕阳产业,要在这块上赚到大钱是很困难的,神州泰岳如此高的毛利确实让人困惑。”

在其他业务上,神州泰岳这两年也是多方尝试,包括开发服务“三农”的农信通产品、布局电子商务、上线特产购物B2C网站千腾网,甚至还尝试了移动互联网,推出了一款名叫“翻东西”的导购类应用。不过,从目前来看,这些尝试对营收的贡献都还相当微薄,对于想要摆脱“飞信依赖症”的神州泰岳来说,恐怕依旧是前路漫漫。

网上挂号有哪些

名医汇

挂号服务平台收取服务费

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