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暴风科技首次收跌暴风骤停舆论不止

发布时间:2020-02-17 22:33:21 阅读: 来源:车床厂家

早上8点多,暴风科技的第一个员工早早地来到了单位。但和很多公司一样,暴风科技的办公室也是在9点左右才开始热闹起来。身价几十亿后,暴风科技董事长冯鑫依旧每日在朋友圈里进行频繁的刷屏。而就在昨日,暴风科技终于在第36个交易日拉出了一根长长的阴线,首次收跌,暴风骤停,舆论不止。

首亨里的明星公司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51号的北京首亨科技大厦(以下简称“首亨”)本来并不起眼,因为在北京,只有13层的它显得格外矮小。但因为暴风科技的入驻,严格意义上说是因为暴风科技二级市场上的疯狂表现使得首亨近日来成为了焦点,而暴风科技也实实在在地成为了首亨里的明星。

“哇!原来暴风科技在这里呀!”一位到访首亨的女士说罢就拿出手机朝着大厅墙上的公示栏拍照。近日,首亨里进进出出的人中总会有谈论着暴风科技二级市场上的奇迹,外来者讨论着暴风科技30多个涨停后带来的财富效应,首亨里其他公司的职员则感叹自己离暴风科技那么近为什么就没有买点。反而是暴风科技的员工显得比较淡定,甚至有点过于冷静,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多日没有听到任何暴风科技职员谈论公司股价,而记者也从公司内部人士处得知,公司高层已经明令员工对公司二级市场事宜保持缄默,员工也不能因此接受采访。

“呵呵,开板可以出来见人了,憋坏了”,在连续29个涨停后的5月6日,冯鑫在朋友圈调侃,他说:“终于……”不过,暴风科技随后又进入了疯狂节奏。事实上,IPO前后,冯鑫与其他人的朋友圈并无太大区别:有油盐酱醋,有风花雪月,也有心灵鸡汤,最近他宣布要成为美国导演尼尔·布洛姆坎普的死忠粉,后者新作正在中国上映,讲述了人工智能的故事,这或许与冯鑫近一年鼓吹的虚拟现实概念(暴风魔镜)有一些共鸣。

暴风科技目前在首亨租有两个楼层,一个是很早就租用的13层,一个是去年才开始租用的6层,每一层建筑面积为2016.5平方米,两层每年租金共约982.6万元,这个租金几乎占到了公司2014年营业成本的10%。但是另一个数据显示,公司此后的每一个涨停,增加的市值就足够付约244年的房租。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公司此前曾分别在其他两个地方有过长时间办公,一个是在马甸桥公园旁的金奥国际大厦26层,另一个则是在财智国际大厦B座23层。对于许多暴风科技的老员工来说,这两个地方都是曾经奋斗过的地方。

员工一夜暴富

每个互联网公司为了留住人才都会实行员工持股,暴风科技也不例外,从暴风科技招股书中可以看到, 暴风科技员工主要通过持有三家合伙企业的股权实现对暴风科技的间接持股,三家合伙企业分别为融辉似锦、瑞丰利永和众翔鸿泰,合计持有暴风科技共计7.26%股份,约871万股,截至5月14日,持股市值约21.05亿元。

公司高管几乎全部直接或间接持有股票,同时一些骨干也都纷纷通过合伙企业持有公司股权,按照比例,有持股的员工,持股最少的也间接持有暴风科技股份2528股,按照暴风科技目前241.7元/股的股价算,持股市值也已经达到了61万元,而其持股成本则仅仅为187.6元。很多持股的公司骨干基本上持股都在1万股以上。

暴风科技二级市场上的暴涨让这些持股的员工一夜暴富,但是就像市场没有想到暴风科技会涨得如此凶猛一样,暴风科技自己的员工也没有想到,暴风科技能这么快就拆除VIE架构完成A股上市,并创出A股涨停神话。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暴风科技当年推出的员工持股计划并没有留住所有持股的骨干,持股的员工名单中目前已经有很多人离开了公司,有的去了百度等其他互联网媒体,有的则自己创业开发网站,对于这些已经离职的员工所持有的股份,公司会怎么处理,记者采访了公司,但是并没有得到回复,业内人士表示,按照很多互联网行业公司管理文化来说,股份仍旧会给,既然公司上市时招股说明书里有员工的名字,就应该给他对应的股份。记者接触到的已经离职的暴风科技前市场总监丁俊云就通过合伙企业持有公司大量股份,并在去年开始回到公司担任监事会主席。

暴风魔镜路还很长

暴风科技一季度净利润亏损约321万元是市场抨击公司股价时常常使用的佐证,按照暴风科技公司自己的解释,公司一季度亏损产生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公司“虚拟现实业务”还不成熟,暴风科技所说的虚拟现实业务主要指公司目前主打的一款智能穿戴概念产品“暴风魔镜”。

暴风科技现任副总裁韦婵媛2011年时就在微博中写过:“到底怎样的产品,才能传递出在电影院里看电影的那种感觉呢?”而公司2014年推出的暴风魔镜的主要功能就是这个产品的大概模型,暴风魔镜可以让用户不在影院也可以体会到看大片的感觉。

正像暴风科技自己所说的,目前公司的主要收入还是来源于广告。公司虽然宣称暴风魔镜的销量已经达到了15万台,但是按照每台99元的价格算,销售收入也仅为1500万元。

暴风魔镜目前销售价格并不高的主要原因是用户体验满意度不高,片源少,看一段时间会累,App只能用于安卓手机,是许多用户使用后给予差评时的措辞,正如暴风科技自己给暴风魔镜的定义:好奇者的玩具。而仅仅卖玩具是很难成为一家互联网上市公司利润增长点的。不过冯鑫本人可能不认同上述看法,暴风魔镜是其朋友圈出现频次最高的字眼,“方向不能错,时机可人为”,冯鑫坚持认为这是一个百亿美元的大风口。

对于暴风科技来说,暴风魔镜整个销售线还有一个很大的风险,因为公司目前并没有自己的生产工厂,暴风魔镜所有的产品生产都是委托深圳市鑫立扬精密科技有限公司负责生产和组装,主打的产品由别人来组装生产,为公司未来的发展埋下了一颗小雷。

此外,视频网站长期纠缠的版权问题依然存在,就在昨日,同为创业板香饽饽的乐视向暴风科技发难,准备起诉后者盗播59部影视作品。更大的忧虑还是竞争,目前已经有不少创业项目也在关注虚拟现实技术。有消息称,暴风魔镜初创团队已经在暴风科技上市前就出走了。缺人无疑也是暴风科技把守虚拟现实概念话语权的最大风险。跟乐视、阿里一样,冯鑫为暴风魔镜策划了创业合伙人的人才招揽计划,并公开个人邮箱做起了HR的工作。“有一种痛叫做‘我同学身价千万了’”,暴风魔镜的招聘文案这样说。

快手粉丝号怎么买

熔断器CR6L-350CR6L-400采购中心

单层高硼硅玻璃瓶定制

东莞白蚁灭治